手链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手链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贪官欲为儿子留财路收下加油站明日

发布时间:2020-01-14 19:23:48 阅读: 来源:手链厂家

贪官欲为儿子留财路收下加油站

中国山东网讯 职侦案件:原巴南区花溪镇党委书记杨利受贿案。杨利于2010年8月17日被巴南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刊13年。 巴南检察院指控杨利2007年7月至2009年4月,受贿114.7万余元,所有指控均被法庭认定。

讲述人:许云,巴南区人民检察院职务犯罪侦查局政治教导员兼常务副局长,从事职侦工作17年,获得重庆市检察系统“十佳”侦查员称号。

许云是巴南检察院公认的帅哥,浓浓的眉毛下是一双很有神的眼睛,让人一下就想到了猎鹰。但记者15日早上与许云初见时,他一头凌乱的短发却有点破坏帅哥的整体形象。“没得法,审了两天的案子,太累了,一上床就睡着了。早上起来一看,头发压死了,怎么都梳不过来。”

许云接下来要讲的这个案子有点特别:“我干了17年职侦还是第一次遇见。那个受贿人,布了两年的局,好像就等着我们来破一样。”

查账牵出两个门面

巴南区检察院最早接触到花溪镇的问题,是在2008年底至2009年初期间。“当时花溪镇大开发,征地拆迁外加建设安置房,资金流量相当大。”许云回忆说,当时一期安置房刚刚建好,但是很多人举报其质量。

“我们进行了初步的调查,并没有发现当时负责这项工作的杨利有什么问题,但是总觉得这背后有蹊跷。”许云说,那种感觉,就像是有一层纱挡着眼睛,看不清楚。

“越是看不清,就越要搞清楚这背后到底是什么。”巴南检察院决定让许云带着职侦局的职侦干警把这事查个水落石出。为了明确方向,审计部门将花溪开发期间的资金流进行了全面的清查,没有发现杨利有什么不对的地方。

但是,全面查账还是带来了一个意外的突破口。查账中发现了当时花溪镇群乐村的村干部存在严重违纪行为,村支书刘顺强,在向职侦干警交待时,透露了一个重大线索。他说,因为村里搞当地一所中学的基建,为了结交杨利,曾送给杨利两个门面。

“我们去查这个线索,却发现门面的接手人根本不是杨利,而是一个叫张静(化名)的女人。”许云说,张静直接对检察院说,这门面是自己买的,钱是一个叫李兵的朋友给的,共20万元,而且手续齐全。

赔钱购买贪官房产

李兵是一个项目经理,大量的工程都在花溪镇。特别是高达2亿元的二期安置房建设,就是这个李兵的公司在做。这是检察院得知李兵这个人物后,进行的初步调查结果。正在这时,又一个重要线索出现了。因涉黎强案,巴南区原副区长雷现平栽水了。雷现平在任时,负责的就是巴南群乐村的开发。而检察院很快就掌握了雷现平收了李兵好几十万元贿赂的事实。

“这人给雷送钱,那他会不会给直接负责花溪开发的杨利送钱呢?”去年国庆前一天,许云与同事去找李兵,却发现他正往江北机场走,是去湖南。“当时我们想,不能让这个人给跑掉。”于是,许云带着同事直追机场,并在登机通道口,将李兵拦了下来。

与李兵的交谈,进行得相当艰难。表面上李兵很耿直,很快就说,这几年过节确实送了礼金给杨利,有四万元的样子。对于是否有其它经济往来,李兵想了半天,说自己买过杨利手头的一所房产。

职侦干警一调查,当时杨利的那处房产市值40万元左右,而李兵是用50万元买的,明显比市场价高出太多。对此,李兵又解释说,这个买卖是你情我愿的事情,不存在行贿。

拉来同学当幌子

在交谈当中,李兵无意中说起加油站的生意不好做,自己与朋友合伙在巴南买了个加油站,后来不得不卖掉了。“当时李兵不得不说,主动说出来也许大家不会怀疑,如果是被查出来,肯定会被问到。”许云说,这个李兵相当狡猾。但是,大家仍感觉,这个加油站,可能就是问题的核心了。因为李兵是搞工程的,根本不用去投资加油站。

在调查这个加油站时,一个重要人物再次出现了,她就是张静。在群乐村有两个门面的张静,这次又成了加油站的法人。李兵卖掉的加油站,是由她出面办理的手续,而且最后得到了80万元。为什么李兵要给她的门面付钱,还要合伙做加油站的生意?张静和李兵的回答完全一样,“我们是多年的好朋友。”

而职侦干警们却调查到一个张静与李兵都避而未谈的事实。这个张静与杨利是同学关系,一直都认识。

“最终,我与张静的交谈,形成了一份详细的笔录。”许云说,但是在签字时,张静犹豫了。当时许云只说了一句话:“你真就这样签字了吗?”张静犹豫半天,还是重新坐下来,说出了实情。

原来,这一切都是杨利、李兵联合起来串通好的。张静只是杨利掩护自己的一个幌子。

想为儿子留财路

由于有了铁证,杨利没有挣扎多久,就交待出自己这两年来设的迷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第一次受贿,就是刘顺强那笔,那时自认为聪明的杨利开始为以后受贿布局了。他找到自己的同学张静,骗出身份证,用张静的身份登记了那两个门面。这样一来,只要不是彻底的调查,就很难把这两个门面与自己联系起来了。

而加油站一事也是如此。李兵花100多万买来加油站,告诉杨利,算他们两人一人一半的产权。以后杨利的儿子回巴南,就经营这个加油站,收入全归杨利儿子所有。杨利又用了张静的身份证,让张静成了台面上的法人。对此,张静根本不知道。后来出售加油站,买方一定要看到法人才把钱打入账户,因此只好通知张静,并告诉了她原因。这80万一直躺在张静的账上没有动过。

这个局就这样设好了。但是还有很多细节,比如张静与李兵不认识,可能会穿帮。三人之间如何说词,才能让检察机关相信?这一切都是李兵和张静分别串供的结果。

“他们串供相当的细,事情的经过、时间都让张静背下来,以免被问到时穿帮。”许云说,杨利还让张静保留了一张李兵的照片,以便把李兵的样子认熟。在张静的手机里,还存了一个李兵的电话,以免检察机关检查。

“布置得这么严密的行贿、受贿案件,还是我第一次遇到。这个杨利,是高智商犯罪的典型了。”许云说,前几天还在监狱遇到了杨利,说起这事,杨利自己都是一边摇头一边苦笑。

《启示警言》

“46,不打官司也卖屋”

有不少官员都栽在46岁这个坎上。官员的46岁现象,也一度成为大家热议的焦点。“46,不打官司也卖屋。”说起46岁的杨利,许云引用了一句巴南的俗语。这句一直在民间流传的俗语,大意是说46岁是人生的一道坎,人生大的变化往往都是在这个坎上发生的。

确实,46岁时要面对的问题很多。比如孩子已经长大,要为孩子将来打算,尽可能给孩子铺路。“这些问题不想不可能。但是想错了方向就成了一种压力,最终压垮了杨利的原则底线。”许云说,为官者如何为父,自古就有公论。如杨利这样不计后果给儿子铺路,结果却是把自己送进了监狱。

晚会策划公司

公司活动

公司开业庆典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