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链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手链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河南等地9月降雨让药材减产药农担心收入低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8 12:02:40 阅读: 来源:手链厂家

河南等地9月降雨让药材减产药农担心收入低

然而,记者调查发现,无论是处于药品流通过程上游的药农,还是处于下游的药企,都不是此次中药涨价的*受益者。反倒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药材商,从中获得了巨大的利益。在焦作市武陟县大封镇,很多药农在发愁——受9月上中旬降雨的影响,今年药材每亩减产近四成。

每次药材涨价都有一个领头羊

连日来,记者调查发现,每次药材涨价,都有一个领跑者。从老中医、厂家代表和药企的总结来看,板蓝根、金银花、三七和太子参,是其中的4个代表。

2003年的非典疫情,让板蓝根价格陷入癫狂状态,彻底脱离草根阶层。

金银花和板蓝根一样,也是靠疫情上位。2009年,甲流盛行之时,身价*便宜的金银花,摇身一变,成了*贵的中药材之一。短短几个月内,价格从30元/公斤,涨到了300元/公斤。

此后,三七成了涨价的排头兵。去年,云南、贵州等地遭遇旱情,三七减产甚至绝收严重。厂家代表郑林海说,在短短半年时间,三七从100元/公斤涨到了600元/公斤~700元/公斤,且货源紧张。这也导致了三成以三七为原料的药企被迫停产。

目前,市场主角又换人了,这次轮到了太子参,价格已经涨到了每公斤五六百元。而2009年,每公斤不过才100元。

537种中药材84%都涨价了

药材涨价,已经给中药企业带来了不小的压力。河南康鑫药业销售经理韩永说,他的感受*深。

前段时间召开的2011中药行业年度峰会上,有这样一个消息:2010年,全国市场537种中药材中,有84%涨价,平均涨幅为109%。

自今年3月以来,中药材涨价进入第四次高峰,且涨幅更加凶猛。

中药材价格飞涨,处于被动地位的药企,日子并不好过。

韩永举例说,目前,临床常用的102种中成药已进入《国家基本药物目录》。列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的中成药不能自主调价,这让中成药企业夹在中间很受伤。一个面粉贵过面包的例子是,规格为60片/瓶的复方丹参片成本价3.28元,而产品中标价只有0.95元。

前段时间国家公布了一批基药目录,北京大药企没入围一个,为什么?因为成本比基药中标价格都高,不挣钱还赔钱。韩永说,如果说药价虚高,带来以药养医的局面,使整个医药行业向畸形发展,那么药价虚低对整个中药行业发展是一个致命的打击。医药界已然呈现药价虚高和虚低同时存在的扭曲之局。

曾经草药卖不掉,剁烂当肥料

今年67岁的陈火生,是焦作市武陟县大封镇大封庄老村长,已经种了一辈子药材。

在他家田地西侧种着3亩地黄,东侧种着8亩牛膝,长得郁郁葱葱。

作为药农,对目前市场上的药材价格,陈火生连称想不到。

他回忆称,十多年前,药材还是便宜货,收获的怀牛膝、怀地黄等药材,两毛钱一斤有时都卖不掉。因产量太多、无处堆放,农民只好把药材剁烂,扔地里当肥料。现在,这些草药摇身一变,成了老百姓眼中的致富法宝。

陈火生举例说,去年,由于风调雨顺,牛膝的产量、质量都相当喜人。很多农户每亩纯收益在5000~8000元,于是,村里仅药材这一项,收入过10万的有一大批,有些种了几十亩、上百亩的,收入可想而知。

9月上中旬的降雨使药材减产四成

记者在附近几个乡走访时,很多农民反映,今年牛膝、地黄、山药等长势不好。

陈火生等人把原因归咎于9月上中旬的连日阴雨。雨太多,湿气重,影响了药材的正常生长。

大封镇农业服务中心主任陈永战说,前期降雨、刮风,对药材影响很大。目前看,每亩药材减产近四成。

按市场规律来说,药材减产导致货源减少,物价上涨,药农获益。但现实情况并非如此。

21日下午,在黄河岸边的驾部四村,药农李青淑给记者算了笔账:一亩地,种子需要600多元,两袋化肥300多元,打药200元,成本就要1100元,再算上雇人*100元,就更多了。*后上炕烘干也需要钱。

李青淑说,以目前来看,亩产也就七八百公斤,按去年*价9元/公斤来说,除去成本,收入也只有四五千元。与去年相比,每亩3000元左右的收入落差,对村民来说还是很难接受的。

种药材投机性很大种错了会赔钱

有村民说,虽然市场上成品药材价格一路高涨,他们却不是*的获益者——药材原料价格不高。

在驾部四村内,一家加工山药的工厂负责人李小亮说:今年是减产了,但价格并没上升,收购价才1.2元/斤,去年*是3.5元。这主要是因为种的人多了,整体数量比去年多。附近几个村镇,像李小亮这样的加工点也有几个,村民就是通过他们,将药材卖给了药材商或药厂。

等药材经过药材商、药厂、代理商、医生之手进入患者手中,身价已经翻了几番。

业内人士分析称,药材涨价,药农并不是*的受益者,相反他们要承担着药材价格动荡所隐藏的风险。

种对了药材,一年就能赚个盆满钵满,种不对就可能赔钱。在流通环节,药材的价格往往由几个大药材商左右,现在种药材投机性太大了。药商李华鹏说,业内人都知道,金银花涨价时,南方有个大药商*一项就赚了近1亿。

铜陵产品设计

驻马店工业设计

绵阳产品设计

阿克苏产品设计

相关阅读